剛剛更新: 〔陸先生你命里缺我〕〔攝政王的醫品狂妃〕〔劍門小師叔〕〔拜師九叔〕〔神級無上天尊〕〔盛唐太師〕〔大佬太嚇人〕〔開局一把黃帝劍〕〔拐個王爺去種田〕〔廢少重生歸來〕〔豪門霸寵100招〕〔七界天府〕〔腦核風暴〕〔炮灰她嫁了豪門大〕〔神級黃金手〕〔圣武星魂〕〔我是至尊〕〔我死黨穿越了〕〔重生野性時代〕〔極品妖孽至尊
愛飛小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三界淘寶店 第1323章 前往東瀛
    ,精彩無彈窗免費!

    “神魂附體?純陰之身?媒介?”

    宮本幸子聽得無比糊涂,但她至少聽懂一件事,這個鬼神附在她身上,是小的時候就畫在上面的。難怪她從來沒察覺過。

    想到這,宮本幸子忽的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能夠在小的時候,給宮本家的大小姐畫這種遍布全身的紋身,如果說不驚動宮本家的家主是絕對不可能的。這樣一來,豈不是意味著,她的父親或爺爺,其中有一人必然知道,而且點頭了?

    “你想到了?”寧小凡彈了彈手指。“這種神魂附體,只有純陰之身才能支撐的住。一般人,就如同被兇鬼上身般,很快就會渾身發冷、陽氣低落、氣血衰敗,最后靈魂枯竭而死。但哪怕是純陰之身,也支撐不了多久,最多二十歲。”

    宮本幸子聞言,頓時臉色一白。

    她今年就剛滿二十歲,只是還沒到生日罷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它為什么要附在我身上?”宮本幸子顫抖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華夏叫神魂、妖鬼,東瀛式神、鬼神、國外叫兇靈等等。名字雖然不同,但本質是一樣的。一道強大的靈體,附在你身上,只是因為它平時可能無法移動。所以需要通過你這個媒介,來感應到外界罷了,你就類似于它的代言人。”寧小凡聳聳肩道。“當然你在附體的時候,也能動用它的一些小神通,比如神魂強大,容易看穿別人心靈等等。”

    他越說,宮本幸子臉色越慘白,幾乎透明如紙。

    身為東瀛人,她對陰陽師、式神、鬼神的傳聞自然耳熟能詳。但聽聽可以,若自己接觸到,那就會渾身發麻,何況讓這樣一道鬼神的分身附在她身上,而且是從小的時候就畫上去的。說宮本家高層不知道,宮本幸子都不信。

    頓時平時種種疑點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父親雖然昏庸,但爺爺還在,東瀛一向講究尊卑有序。怎么會突然把諾大的宮本家傳給一個十六歲的少女?而且她本來不具備這種看穿人心的能力。但五歲的時候發過一次高燒,昏迷了三天,醒來之后,就發現自己有這樣的奇特功能。

    甚至連宮本家供奉的武藤雄彥大師,也一力支持自己。以武藤雄彥大師的能耐,完全不需要討好自己啊?為什么要這樣支持她?

    想到爺爺意味聲長的目光,以及武藤雄彥大師古井無波的面孔。宮本幸子渾身猛的一顫。

    不過她不愧是執掌宮本家數年的家主,已經具備一絲梟雄的氣魄與城府。迅速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對寧小凡跪伏恭聲道:

    “主人,您要我做什么?我絕對服從您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宮本幸子轉念間就想明白了,無論是她爺爺、她父親還是武藤雄彥大師的決定。宮本家對她來講,都不再是依靠,而是一個地獄夢魘。現在她唯一能依靠的,就是寧小凡。

    而寧小凡是華夏超級強者,天榜第八的巔峰強者。這樣的一只大粗腿,只要緊緊抱住,區區宮本家算什么?更何況寧小凡不殺她,反而留下她,說明她絕對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不錯,你很聰明。”

    寧小凡似看穿她的想法,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在踏進紫藤會所的時候,他就感受到宮本幸子身上的隱晦氣息,剛才一試,果然發現,她身上付著一道神魂分身。這道神魂的原主人,非常強大,至少也是神境巔峰的,但寧小凡感應到那神魂中透出的虛弱。它哪怕真是神境,現在也元氣大傷,甚至連離開都做不到,必須依靠附體于宮本幸子身上,才能感應到外界。

    這樣對付一只神境鬼神的機會,對寧小凡來說簡直千載難得。

    他立刻就想到了之前從天庭議事群里搶到的那支深淵鬼簫,威力無窮,能讓方圓百里化為鬼蜮。但卻不知道因為什么受損了,需用神魄法寶修復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見過那個圖案,似乎是我們宮本家供奉的一個神社中的鬼神。”宮本幸子忽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們準備去東瀛,不過在此之前,你先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寧小凡揮了揮衣袖。面對一只神境巔峰的鬼神,便是他也不敢大意。哪怕這只妖神可能受過重傷,非常虛弱,但終究是神境巔峰的強大存在。

    就在寧小凡從宮本幸子身上抓捕到分身,封入玉瓶中時。

    位于東瀛北海島的某座神社里,忽然傳來一聲無比凄厲憤怒的嚎叫聲。這個嚎叫聲并沒有聲音,但直接出現在了神社諸人的腦海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,黑河大人蘇醒了,什么事驚動了他?”

    正跪坐在一間靜室中,默默冥想修煉,穿著一身傳統陰陽師服,戴著高高的黑色烏帽,頭發胡須具白,容貌蒼老的老者忽然睜開眼睛,雙瞳著射出閃電般的精光,照的通室皆白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木門被推開,一個中年男子匆忙的闖了進來,神色慌張道:“父親,黑河大人在神堂發怒了,已經有三個侍奉的巫女被它殺死...”

    “慌張什么。”

    陰陽師老者緩緩的跪坐而起,訓斥道。

    他行走坐臥之間,帶著一股合乎天地的韻味,雙眼之中如同大海般源深。若有華夏修士在這里,必然要驚呼,這赫然是一位道君。

    “是,父親大人,我錯了。”中年男子被一訓,迅速恭敬的低頭認錯。

    盡管是老者的兒子,但中年男人卻知道,眼前這位老者,是整個松島家族的真正領袖,更是一位名震東瀛的大陰陽師,擁有溝通鬼神、呼喚死者、操縱靈魂的偉大力量,便是內閣議員、財閥首領見到老者,都會畢恭畢敬。

    “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松島真弘甩了甩寬大的衣袖,踩著木屐,一步步向神社中心供奉著神像的神堂處走去,中年男子躬著身子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進了神堂,就見到血腥的一幕。

    整個莊嚴肅穆的神堂內,擺放著一尊巨大的神像,這個神像與別的佛陀、菩薩、仙佛不同。而是一個猙獰的惡鬼,惡鬼披著青色頭發,額頭長出獨角,面向猙獰,渾身上下都是黑色的鱗片,如同剛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魔般。

    這就是黑河神社供奉的鬼神黑河神。

    原本神堂應該無比莊重,平時都有著眾多巫女、神官在這里敬祝香火。但此時,神社內卻化作血海一般,一個由黑霧組成的巨大身影正站在神社之中,它足有三米高,獨角獨眼,披著黑色鱗甲,赫然和那尊黑河神像一摸一樣。

    而此時,這個巨大的黑色身影,正一手抓著一個巫女,一用力就把她整個身體撕成粉碎,漫天血雨灑落,地面上全是七零八落的尸體,整個大堂內被打的一片狼藉,如同蠻牛過境。

    對此,松島真弘只是微微皺了皺眉,躬身道:

    “尊敬的黑河大人,什么事情,讓你如此惱怒。”

    黑霧神魔猛的扭過頭,沖著松島真弘一陣咆哮,巨大的聲音在他們腦海中響起:“我感應到...我的分身被消滅掉了...在華夏...是誰膽敢消滅掉我的分身....我要找到他!撕碎他!”

    龐大的精神力,如同汪洋大海般在整個神堂內翻騰。

    站在松島真弘背后中年男子,頓時大腦漲的生疼,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但松島真弘卻眼睛一瞇,射出精光道:“是宮本家那個小女孩嗎?她確實前不久去了華夏,但能夠發現您的分身,并且滅掉的,這至少得是道君,甚至堪比先天之境的御神仙師吧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華夏現在,還有仙師存活著?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陰陽師老者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...找到他...撕碎他!”黑霧神魔憤怒的吼叫著。

    它盡管只是一團黑霧成形,但仿佛具備干涉現實的能力,舉手投足,擁有千斤巨力,把厚重原木打造的神案都劈成粉碎,并且沾到黑霧的地方,都盡數化作冰凌,似被寒氣侵蝕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松島真弘深深低頭。

    黑霧神魔這時似才怒火稍斂,化作一股黑氣,射回了神像之中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松島真弘眼中一閃。

    盡管他是道君境的大陰陽師,擁有著龐大的力量,盡管這只黑霧神魔似乎受過重傷,沒法離開神社不遠。但松島真弘每次見到它,還是忍不住深深嫉妒。

    這就是神境巔峰的力量啊,哪怕死去,也能夠憑借靈魂存活在世間,化作鬼神!松島真弘心中暗道。他如今已經七八十歲了,最多再活十幾年罷了。但這尊黑霧鬼神,確是他祖輩時期就存在。如今已經長達上百年世間,名副其實的百年老鬼。

    據祖輩的記載,這尊鬼神當年是一位踏入御神之境的大陰陽師,名震當時的東瀛上百年,便是天皇見了他都恭敬有加。后來死去前,創下了黑河神社,并且化作了鬼魂,依靠神社的祭拜存活下來。松島真弘的祖輩,當年就是那位大陰陽師的弟子,世代守護著黑河神社。

    除了他們家以外,整個北海島,還有眾多的勢力,都是依靠在黑河神社之下。

    松島真弘躬著身出了神堂,扭頭吩咐兒子道:

    “通知宮本家族,詢問他們,宮本幸子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并且傳遞消息給武藤雄彥大人,我要見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親。”中年男子顫著身體低頭。

    沒有人比他更清楚,掌控著黑河神社的松島真弘,擁有多么龐大的力量,在整個北海島,他幾乎都是一言九鼎的土皇帝般。

    等中年男子走后,松島真弘站在走廊中,微微瞇眼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誰滅掉了黑河大人的分身?難道華夏真有神境現世了?可是神境不已經隱遁世間數十年了嗎?或者是類似于黑河大人這樣的鬼神?”

    松島真弘思考著。

    不過他并不在意,神境已經數十年沒出現了。便是真有神境來,背靠著黑河神社,而且掌控著整個北海島的力量,必要時甚至可以調動警察與軍隊,所以他并不懼怕神境。

    畢竟,這已經是21世紀了。

    清江國際機場。

    此時,由于臨近年關,所以人流量非常多。無論是從國外回國過春節的,還是出國旅游的都擁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好,請讓一下。”

    寧小凡與宮本幸子訂的是頭等艙,所以空間非常寬裕,寧小凡很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與他鄰座的,是一對青年那女。男子約莫有三十歲,帶著金絲邊眼鏡,穿著西服,一副企業高管,商業精英的模樣。而女子則穿著時尚俏麗,戴著墨鏡,披肩長發,身材非常火爆。尤其是是一雙穿著韓式緊身牛仔褲的大腿,又細又長,都伸到走道之中,攔住了寧小凡的去路。

    聽到寧小凡的聲音,女子抬頭掃了寧小凡一眼,頓時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此時的寧小凡,顯露的是寧逍遙的模樣,俊美無匹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女孩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,趕緊將自己伸在走道中的長腿,收了回來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那公司精英眼中露出不悅神色。不過他沒有多說什么。很快,寧小凡坐下后,宮本幸子也緊跟著坐到了他對面。

    看到兩人似乎是一起的,尤其寧小凡俊美帥氣,宮本幸子容貌清麗絕艷,長腿美女眼中頓時閃過一些失落。

    在美艷空姐的提醒聲中,飛機很快就起飛了。

    寧小凡坐在那,閉目養神,回顧之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破掉了那只鬼神的分身,它必然有所感應。聽宮本幸子所言,宮本家與那黑河神社的大本營都在北海市,我只要一到,必然有天羅地網等著我。甚至可能有東瀛的警察甚至軍隊。”寧小凡的手指在扶手上慢慢敲擊。

    正思量著,旁邊忽然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:“您好,我叫尹靈湘,是清江人,你也是去北海市旅游的嗎?”

    寧小凡睜開眼,就見鄰座的時尚女子,正笑語盈盈的看過來,她一雙被緊身牛仔褲包裹的修長的,正伸得筆直,長的驚心動魄,如同模特般。

    “寧逍遙,臨安人。”寧小凡淡淡的答著。

    見寧小凡態度有點淡,尹靈湘笑容微微一澀,不過她天性開朗活潑,并沒有在,反而悄悄湊過小腦袋,湊到寧小凡耳邊道:

    “對面那個大美女,是女朋友嗎?”

    她說話的時候,呼氣撲在寧小凡的耳朵上,吐氣如蘭。這種距離對陌生人已經顯得有些親密了。

    那三十歲的白領精英,本來就對尹靈湘和寧小凡搭訕有些不悅,見狀后,再也無法忍受,沉著臉叫了聲:

    “靈湘!”

    “干嘛,是你死皮賴臉跟著要來的,我和人問個話都不行啊。”尹靈湘翻了翻白眼,哼哼道。“還有,我們不熟,別叫我靈湘。”

    白領精英頓時滿臉尷尬,不再說話,只是看著寧小凡的態度越發不善。

    寧小凡看了看,隱約明白兩者關系,估計男的喜歡女孩,但女子對他不太感冒。不過這種事,他懶得理會,就皺眉道:

    “不是,她是奴仆。”

    “奴仆?”尹靈湘頓時愣住了。

    無論是情人、小三、老婆等等,她都能理解,但奴仆這是什么意思?這都什么年代了?21世紀,什么時候有奴仆這東西?

    “現代社會,哪還有什么奴仆啊?以為是菲傭嗎?吹牛吧。”白領精英在一旁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周洋,你不說話,沒人當你是啞巴。”尹靈湘不悅的掃了他一眼。周洋被憋得,滿臉羞紅,但又不能對心中女神發火,只能憤然看向寧小凡,等他解釋。

    “我是寧君的仆人。”坐在對面的宮本幸子冷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她氣質本就非常清冷,容貌絕艷,今天又穿著一身白色束腰風衣、緊身長褲,棕色小牛皮靴。頓時承托的氣質越發冷艷。

    這樣一個冰山大美女,卻開口說是別人的奴仆,簡直太讓人驚訝了。

    “啊?你是東瀛人?”尹靈湘迅速捕捉到宮本幸子話中的關鍵,一般只有東瀛人,才會用君桑這樣的字作為稱呼時的名稱后綴。

    一個東瀛大美女,卻自稱是寧小凡的仆人,這太讓人驚訝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,尹靈湘好奇的眨巴著大眼睛,在寧小凡和宮本幸子之間,迅速晃蕩,猜測著兩人之間的關系。而周洋見宮本幸子都開口承認了,頓時面色一僵,眼中更閃過一絲嫉妒神色。但他還是嘴硬道:“主人、仆人,誰知道是不是在玩游戲啊。”

    不過這次他沒敢大聲說,只敢在嘴里咕噥著。

    寧小凡還沒有什么反應,宮本幸子已經目光一冷,緊緊的看著他道:“你若再敢說一句對主人不敬的話,我就把你扔下飛機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她雖然只是普通人,但曾經久居大位,執掌著半個北海島地下世界。那種生殺予奪的氣息一露出來,頓時把周洋嚇得頭縮了縮,不敢再說話。不過眼中的怨恨更濃。

    “這位小妹妹,可以問一下,你為什么稱呼寧先生為主人呢?”

    尹靈湘如好奇寶寶的在旁邊問道。

    “因為主人很強大,救了我的性命,所以我發誓余生就追隨主人。”宮本幸子美眸落在寧小凡身上,滿眼都是崇敬之色。

    “啊?”尹靈湘聽得滿眼放光。

    這怎么感覺像偶像劇中的劇情,女主被男主所救,以身相許,以奴仆自居。男主表面冷淡,其實內心火熱,白天裝淡定,晚上就床上不要不要的典型的霸道總裁的故事啊。

    尤其寧小凡如此高冷,看著就像位霸道總裁。

    她一路追問著,雖然宮本幸子和寧小凡都性格清冷,不喜多言,但尹靈湘還津津有味的說著,大部分都是她再說,寧小凡只是偶爾回一句,但還是大致了解到。

    尹靈湘被家里面逼著相親,不堪其擾,決定跑來東瀛北海島旅游散心。

    結果相親對象,那個周洋也追來了,她自然更煩惱了,偏偏家中逼著,還不能甩掉周洋。

    臨下飛機后,尹靈湘還戀戀不舍的拉著寧小凡與宮本幸子道:“你們也是來旅游的嗎?我們什么時候有機會再見面?要不留個電話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緣會見的。”

    寧小凡擺了擺手,帶著宮本幸子負手而去。

    尹靈湘在后面看著,滿臉失落,旁邊的周洋控制不住心中的嫉妒道:“什么玩意啊,不久長的帥一點嘛。還什么主人奴仆?我看他們就是在吹牛啊。現代社會,哪有那種玩意?不怕被警察以家暴名義抓起來嗎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懂什么。”

    尹靈湘斜眼白了他一眼。只覺周洋比起寧小凡來,差距太遠了。越對比越顯得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北海市是一座現代化的國際大都市,掄經濟繁榮程度,甚至還在清江之上。街道兩側十分干凈,穿西裝、拎公文包的年輕人,則是很多愁眉苦臉,似乎壓力很大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們需要去入住酒店嗎?”

    宮本幸子在旁邊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們已經來了。”

    寧小凡氣定神閑,隨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?”宮本幸子一愣,還沒反應過來,一座黑色奔馳越野車就橫沖直撞而來,噶然停在了兩人面前,從中走下一個穿著黑色西服,氣息猙獰的青年男子:

    “我的妹妹,你回國,怎么不通知家族一聲?”

    男子一邊說著,一邊不懷好意的打量著兩人,背后站著一圈穿著西服的彪形壯漢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夫人虐渣要趁早〕〔男主,你的小青梅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劍骨〕〔神醫狂妻:國師大〕〔先婚后寵:總裁大〕〔蜜寵999次,總裁大〕〔三國之我是袁術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九星毒奶
  sitemap
美女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