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美食大暴走〕〔妖孽高手〕〔全球巨導〕〔邪帝纏寵:神醫九〕〔九極戰神〕〔龍武戰神〕〔無上斗魂〕〔傅先生,你被挖墻〕〔我穿越成一個國〕〔唐殘〕〔魔帝在上:盛寵腹〕〔我繼承了貴族血統〕〔豪門盜情:她來自〕〔病嬌男神的偏愛滿〕〔我在諸天萬界刷屬〕〔軒轅圣靈石〕〔神醫柳下惠〕〔三國之秦華傳〕〔易修之路〕〔護花狀元在現代
愛飛小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山海橫流 正文 第十四章 收攏殘兵
    措不及防的畢師鐸,只來得及將長槍橫起,狼牙棒就砸落在槍桿之上,“咔嚓”一聲,槍桿直接繃斷,好在畢師鐸反應超快,借助于槍桿橫攔的緩沖一瞬,右腳一踢馬腹,身體傾斜著,就從馬背躲避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

    沉重無比的狼牙棒,直接砸在畢師鐸的坐騎身上,將整個馬頭都砸得粉碎,看到這一幕,駭得畢師鐸眸光直跳,剛才若是他反應稍微慢上半拍,他就會連人帶馬都被這個西戎蠻子砸成肉餅了。

    這梁纘確實如秦彥所說,是一名無雙猛將,自己絕不是對手,畢師鐸心中暗驚。

    雖然避開來人一棒,畢師鐸身后的風聲再次驟起,卻是陳珙趁機發難,揮刀直接砍向他的脖頸。

    遷居一發之際,追隨黃巢南征百戰的經驗、以及他矯健的身手救了他,聽到風聲,畢師鐸看都不看,就將手中的半截槍桿甩向背后,身在地上,他順勢一個前撲,險之又險地避開了腦袋分家的厄運。

    西戎大將梁纘和陳珙前后夾擊,被畢師鐸驚險避開,趁著二人錯馬之際,畢師鐸縱身而起,一個旱地拔蔥,凌空一腳,將梁纘身后的一名親兵,從坐騎上踹飛了出去,而畢師鐸趁機奪下對方的馬匹,向著秦彥狂吼一聲:“秦將軍快撤,這人是梁纘,我們又被夾擊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喊完,畢師鐸頭也不會地縱馬向大寨之外、湘水之畔狂奔而去,連麾下的士卒也顧不上了,現在只剩下逃命的念頭,哪里還顧得上其他的。

    湘水之畔,臨水大寨,隨著梁纘親至,大戰立刻發生了反轉。

    原先被圍困在大寨之中的荊州軍,看到援軍,立刻士氣大漲,連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了,拼命向外廝殺。

    而原本圍困荊州軍的草軍,一看到對方又來了無數人馬,士氣頓落,幾乎直接一降到底,有人看到主將畢師鐸慌不擇路地向南逃竄而去,也顧不得擊殺荊州軍,立刻拼死殺向畢師鐸逃跑的方向。

    畢師鐸之后,秦彥也不怠慢,連忙奮力震開張璘的長刀,拍馬就像畢師鐸追去,兩名大將都逃了,更遑論其他草軍了,急了眼的草軍衛士,拼命殺開梁纘帶來的援軍,向著他們的將軍追去。

    雖然有人殺了出去,但還是有人被圍困住,還有草軍被截留在大寨北側,這些草軍一看大勢已去,頓時慌不擇路地撒丫子就跑,現在比的不是誰勇猛,而是要看誰跑得快,不需要最快,只需要比其他人快就好,大部分老兵油子都抱著這種想法,狂奔不停。

    這些人中,有三個青年,他們不是別人,正是張歸霸、張歸厚、張歸牟三兄弟。

    張歸霸一早就加入了正規衛士,兩戰皆敗,也不知道這位熱血青年現在的心情如何,畢師鐸重整大軍的時候,他已經升任為火長,于是就將兩個弟弟要到自己統率的一火中,方便照顧。

    張歸霸見畢師鐸、秦彥都向南逃竄而去,他也想要向南突圍,追隨畢師鐸而去,正在這個時候,張歸牟好像想到了什么,突然焦急地大叫道:“大兄,我們向北逃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這個聲音,讓身為火長的張歸霸,根本無暇細想,更來不及追問為什么,出于對弟弟的信任,他立刻打消了南下的打算,掉頭就領著自己一火的殘余之人,向北逃竄而去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草軍還是追隨畢師鐸、秦彥的,因此向南逃的草軍數量,遠遠多于向潰逃的人數,即便是這樣,向北逃竄的也有兩、三千人。

    而梁纘可不愿眼睜睜地看著這些人逃掉,他立刻下令道:“陳珙,你隨我前去追擊畢師鐸、張璘,你率領麾下向北追擊,盡量消滅其他雜魚。”

    “諾”陳珙立刻應命,帶著他的人馬連忙跟上梁纘。

    “諾”張璘無奈,只得應命,對于沒有大魚的北逃雜魚,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,只是身為副將,他又不能不遵從梁纘的命令,只好率領所部,沒精打采地向北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分割線------------

    大概九、十點鐘的樣子,陸陸續續有潰兵逃到了武悼、朱璃等人駐扎的地方,武悼率領龐勛舊部,隊列整齊、軍威煊赫,昂然屹立在陽光下,那些潰兵很多人認出了武悼,根本不用武悼前去招呼,就自動向他們靠攏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武校尉,你們怎么會在這里?”有一名都尉逃到這里,驚訝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該在這里嗎?”武悼根本沒有正眼看他,悠悠道:“我若不在這里,你們能活著逃出潭州嗎?”

    那名都尉神色復雜地看了武悼一眼,他的麾下衛士,經歷了這次大戰,又再次潰逃,所剩之人已寥寥無幾了,這個時候他根本不敢和武悼這個以逸待勞,看上去毫發無損的校尉辯駁,乖乖地像其他殘兵一樣,跑到龐勛舊部的身后,坐了下來修整。

    “朱璃,你將他們單獨整編起來,以后這些人就歸你統率了。”武悼回頭看向朱璃,沉聲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諾”朱璃立刻應道,他是知道師父的打算的,答應得十分爽快。

    正所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,逃到這里的殘兵,依托武悼的軍勢,才得空休息、修整。

    對于朱璃的整編,自然不敢反駁,整編殘兵十分順利,朱璃只是照葫蘆畫瓢,按照大唐的軍制草草地將他們歸攏到編制中。

    如果這個殘兵之前就是火長,朱璃也不會無故降他的職位,仍舊讓他任命火長,之前是隊正,也讓他做隊正,不過有一點,若這人之前是都尉,對不起,管不了你,你去向武悼報道吧。

    陸陸續續,大概到了中午十二點左右,前去取糧的兩百人已經押著大車回來了,朱璃也搜尋、聚攏了將近九百多殘兵。

    更讓他開心的是,張歸霸三兄弟竟然也靠攏了過來,這樣算下來,他們師徒二人,手中已經掌握了近兩千的精銳悍卒。

    現在人有了,糧食也有了,武悼不打算再繼續搜集殘兵了,立刻指揮著眾人,將糧車推上木筏,分批運送到湘水以東,隨后又分批將所有精銳運送過去。

    一切就緒后,武悼、朱璃率領著近兩千精銳,不走大路,盡抄小道,遮遮掩掩、躲躲藏藏地向江西境內進發。

    路上,武悼親自訓練九百多殘兵,訓練之時,朱璃不僅要跟著學習,還要跟著士卒一起接受訓練,幾乎就是同吃同住,沒有任何例外之處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朱璃還要接受武悼的單獨訓練和教導,不僅包括武藝,還有兵法、識字、射箭等等,幾乎將他壓榨得連休息時間都快沒有了。

    不過朱璃的成長也十分喜人,熟悉的人中,張歸厚、張歸牟的武藝,原本是在他之上的,現在幾人走在一起,難免彼此較量,剛開始他們還能虐朱璃,可是好景不長,漸漸地他們兩個加起來也不是朱璃對手了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張歸厚、張歸牟又將他們的大兄找來,和朱璃較量。

    張歸霸的武藝非常不俗,已經達到了二流武將的后期階段,在九百多殘兵中實屬罕見,張歸霸開始還能和朱璃戰上一陣子,打得朱璃沒有半點脾氣,可是沒過多久,他也變的不行了,單純較量,張歸霸也不是朱璃的對手了。

    朱璃一天一天地變強,徹底刺激到了張家三兄弟,三人根本不用人督促,就自發地賣力訓練起來,期待能夠像朱璃一樣,日進千里。現在他們三兄弟加起來,連個孩子都打不過,讓他們根本沒有理由偷懶。

    只是他們不知道,朱璃的待遇有多好,他的身體,不但有從不間斷的藥浴滋養,還有《山海經》的輔助,時不時的就會冒出一些奇怪的果實來提升他的能力,加上武悼苛刻的指教,武藝增長何止是一日千里,用日新月異來形容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朱璃和收攏而來的殘兵相處得也十分融洽起來,剛開始的時候,這些老兵油子,根本看不上朱璃這個娃娃臉一樣的小屁孩,只是迫于武悼的威壓,才不得不聽從朱璃的指揮。

    可隨著朱璃武藝的增長,甚至幾個僥幸逃出來的校尉都變得不是他的對手后,這個時候,這群殘兵才從心底上敬畏這個少年長官。

    身在軍中,敬畏強者,是潛在的意識,在冷兵器時代,這種意識更加根深蒂固,由不得他們不改變自己的態度。

    大軍沿著修水一路向東進發,行進并不是很快,武悼似乎并不急于行軍,行進一百多里地便會駐扎下來,訓練軍陣,一練就是十幾天。

    繼而拔營而起,再次行軍一百多里,然后再次扎下營盤練兵,有時候還會組織麾下狩獵、打漁,補充糧草等等。

    如此蹉跎,兩個月過去了,他們已經扎下過三次營盤,練兵四次有余,不過朱璃卻在這兩個月時間進步非常快,武藝已經修煉到二流武將中期,但動起手來,連二流武將后期的張歸霸都不是他的對手,弓箭的訓練更是百發百中,兵法戰策也略知一、二了。

    這一天,大軍再次行進數十里,到達了云居山,武悼再次下令扎下大營,他自己卻帶上朱璃等人,上山拜起廟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夫人虐渣要趁早〕〔男主,你的小青梅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劍骨〕〔神醫狂妻:國師大〕〔先婚后寵:總裁大〕〔蜜寵999次,總裁大〕〔三國之我是袁術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九星毒奶
  sitemap
美女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