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陸先生你命里缺我〕〔攝政王的醫品狂妃〕〔劍門小師叔〕〔拜師九叔〕〔神級無上天尊〕〔盛唐太師〕〔大佬太嚇人〕〔開局一把黃帝劍〕〔拐個王爺去種田〕〔廢少重生歸來〕〔豪門霸寵100招〕〔七界天府〕〔腦核風暴〕〔炮灰她嫁了豪門大〕〔神級黃金手〕〔圣武星魂〕〔我是至尊〕〔我死黨穿越了〕〔重生野性時代〕〔極品妖孽至尊
愛飛小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山海橫流 第一零七章 離開揚州
    十二月十六,畢師鐸令人索拿高駢,押往鬧市口,沿途大張旗鼓、號召無數百姓,參與聲討這位曾經的揚州節度使。

    他自己帶著張神劍、鄭漢璋等人,在江都鬧市口,面向無數江都百姓、地方耆老,大聲宣讀了高駢大小罪狀上百條,列舉高駢寵信妖人,給揚州帶來的各種危害,痛斥高駢,指認他才是揚州禍亂之源。

    義憤填膺的百姓,奉獻了無數石頭、瓦礫等等,高駢險些沒被砸死,有朋友說不該是臭雞蛋、爛番薯嗎,若是有這些,朱璃干嘛還用煞費苦心周濟他們,那個時候,百姓連這個都沒有。

    等待百姓發泄完畢,畢師鐸立刻勒令麾下衛士聚柴堆薪,將高駢捆綁于中間,付之一炬,縱橫一生的高駢,就在江都的鬧市口,在無數百姓、衛士的面前,就這樣活活地被生祭了。

    高駢被活祭的消息傳出,廬州刺史楊行密,第一個站了出來,聲稱一定要為高駢復仇,討伐畢師鐸等人。

    同日,朱璃向張神劍請辭,帶著申及、許戡的家眷,連同楊再興、陳珙一同返回高郵。

    高郵,原呂用之府邸門口。

    一雙鳳眸瞬也不瞬地瞪著剛剛回來的朱璃,朱璃望著對方有些發呆,半晌才道:“你,你怎么來了,我這邊太危險了,你來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哼”尉遲槿一看朱璃,一見面就兇她,晶眸微紅,一轉身進入了院中,直奔后花園而去。

    望著伊人委屈的倩影,朱璃連忙囑咐楊再興,讓他安排好申及、許戡,以及他們的家眷后,就忙不迭地追了過去,心中暗嘆,他確實欠這個小娘子太多了,俗話說關心則亂,倒是一點不假。

    花園小亭中,尉遲槿玉面如水、沉著不語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朱璃哪里還不知道該怎么辦呢?

    這個時候,應該就是男人施展渾身解數,坑蒙拐騙、指鹿為馬的哄人時刻,朱璃畢竟談過戀愛,知道該做些什么,孫子似的開始哄騙了起來,那張能把死人說活的嘴巴,滔滔不絕,只是不到盞茶功夫,花園中就響起銀鈴般的笑語,那是尉遲槿忍俊不禁,破涕為笑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真是沒看出來,你也有這么無賴的時候。”尉遲槿俏立在朱璃身側,努力壓制住內心的歡喜,佯作薄怒地道。

    朱璃涎著臉,立刻義正言辭地道:“這你就冤枉我了,我對你說的,可句句都是肺腑之言,槿兒之好,舉世唯一,槿兒之美,絕世傾城。”

    花一般的年紀,蜜一般的甜言,使得小娘子尉遲槿,羞喜蕩漾、渾身都洋溢著幸福的神光,白了朱璃一眼,嗔道:“那你什么時候向阿娘提親,去年人家已經及笄,若還是呆在家中,都要變成老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古代,女子十五歲及笄,尉遲槿和朱璃同歲,今年已經十六了,眼看中和二年就要過去了,過了年都十七了,女兒家確實有點著急,那個年代可不像現在,十七歲的女子,大半都是子女繞膝、為娘經年的光景。

    朱璃聞言,

    只是略頓片刻,就毅然道:“我想先回故鄉看看,等我們回到朔州,就向尉遲夫人提親。”

    他的靈魂,有過一段晦澀、難堪的過去,若說忘記,那肯定不可能的,可無論如何,他都不想辜負眼前的這位姑娘,這是一個一門心思都放在他身上的姑娘,佳人有意,我便無悔。

    一言剛落,只見原本俏麗平靜的尉遲槿,雪白的小臉上,瞬間騰起兩片紅霞,悄然舒展的兩彎柳眉,滿滿的都是幸福的喜悅,不過仍舊佯裝矜持,羞嗔道:“哼,現在才想提親啊,本姑娘才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說完,小娘子瞬間就化作一只歡騰的小鹿,蹦蹦跳跳地跑了開去。

    客廳中,朱璃接見了梁纘以及韓中。

    他沒有想到,這位悍將竟然會暗中查到自己的小動作,巴巴地跑來投靠于他,他還有什么好說的,非常開心地接受了對方的投誠。

    梁纘當即決定,讓麾下那些愿意一直跟著他的昭義軍,化整為零,北上朔州;他自己帶著韓中,以及家人,和朱璃一起,一道北上朔州。

    一切安排妥當,朱璃略顯擔憂地看向嚴可求:“我們做到這一步,就真的行了嗎,若是楊行密不敵畢師鐸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嚴可求聞言,微笑道:“將軍過濾了,為將者‘智’、‘信’、‘仁’、‘勇’、‘嚴’;畢師鐸先投黃巢,潭州戰敗后又投高駢,可見其人不勇。”

    “遇大事不決,迷信巫卜,可見其人不智;肆虐地方,攜裹百姓,可見其人不仁;五者失其三,此人非真將軍也。”

    朱璃聞言,點點頭,叛軍造反,在邵伯遭遇董瑾,若不是他臨陣決斷,讓楊再興出面搦戰,激發士氣,畢師鐸只怕依舊躊躇不定,左右難決,可見其不智不勇。

    畢師鐸以前是草軍大將,沒少干攜裹百姓、肆虐地方的事情,說他不仁,必然沒錯。

    嚴可求一見朱璃的神情,就知道對方認同了自己的看法,又繼續道:“反觀楊行密,殺官起義,非一般人敢為,可見其人有大勇;奪廬州而據之,治理地方、積蓄力量,可見其不是莽夫,有遠見,智者所為,仁智可見一斑;雖然這種仁義帶有某種目的,但比起畢師鐸等人,楊行密顯然強上不止一籌。”

    朱璃點點頭,楊行密有個上司不喜歡他,總是指使他跑來跑去,不是戍守窮荒、就是出戰地方,唯恐他不能早點死掉。

    所以楊行密一不做,二不休,直接殺了這個人,揭竿而起,逼著高駢,敕封自己為廬州刺史。

    “楊行密麾下,文有袁襲、張景思等人,武有田頵、安仁義、李神福、朱延壽、米志成等悍將,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若是還不能收拾掉畢師鐸等人,那我們即便將揚州節度使職位送到他手中,他又能戍衛揚州多久呢?”嚴可求繼續解釋道。

    朱璃聞言,再次點點頭,嚴可求說的確實有道理,就像家長養孩子,什么都替他做了,養出來的,多半是個廢物;若是坐好鋪墊,讓孩子自己

    去追求、去獲取,反而更容易讓孩子成材,這是一樣的道理。

    更何況,楊行密麾下文武盡皆不是凡俗,先說他的那個謀主袁襲吧,袁襲就是楊行密的心腹謀士,楊行密能夠成功割據一方,袁襲當據首功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堪比陳平一樣的謀士,幾乎算無遺策,他的才能可以和三國時期的李儒、戲志才等人媲美,而且絕對不落下風。

    用一句話概括,那就是楊行密得袁襲,才有了五代吳國;而徐溫得嚴可求,才有了后來的南唐,袁襲、嚴可求這兩個人,都是一時瑜亮般的智者。

    至于楊行密麾下的武將,那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這個梟雄一樣的人物,發家之初,就召集了無數好漢,號稱“三十六英雄”,這三十六位英雄人物,個個英姿不凡,前期他們在面對地方官府的鎮壓中,表現最次的就是徐溫。

    而徐溫就是后唐的忠武皇帝,可見三十六英雄都不一般。楊行密麾下可不止三十六英雄,其他人同樣不可小覷。

    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田頵、安仁義這兩位,被后世譽為“江淮雙壁”的名將,可見其能力絕非一般,無論是武力,還是韜略,都堪比三國時期的夏侯淵、曹仁之流,一點水分都沒有。

    還有李神福、朱延壽、米志成等人,也都是席卷一時的猛將,全盛時期的武力,大概不輸三國時期的凌統、黃蓋等人,那都是有實打實的戰績的。

    這還不算,楊行密麾下還有朱瑾、王茂章、劉威、周本等人,也都是一代驍將,更有董瑾、秦稠等原呂用之麾下大將新投,即便用“良謀如云,猛將如雨”來形容,也毫不為過。

    而反觀畢師鐸等人,他們有什么,張神劍、鄭漢璋、俞公楚、姚歸禮等人,雖然不弱,最多也就相當于三國時期的關平、馬岱之流;謀士就一個王奉仙,還是一個招搖撞騙的女巫,連三流謀士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若是楊行密以如此陣容,還不能擊敗畢師鐸,那么他干脆找根繩子,自己吊死算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朱璃終于安下心來,眾人打點了一下行裝,并沒有在高郵停留太久,就北上徐州而去,那里是朱璃的故鄉,他還是想回去看看,繼而直接回歸朔州。

    不過在路上,朱璃倒是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,就是那個一直怯懦、膽小的嚴可姝,現在就像麥芽糖黏在牙齒上一樣,每天都黏在尉遲槿的身邊,各種賣萌、耍乖,層出不窮,意圖十分明顯。

    而看到這一切的嚴可求,哭笑不得,但他又不能直言尉遲槿是女兒身,畢竟那樣對未來的主母,名譽不是很好,也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而朱璃看到這一切,反而有些好笑,自古英雄愛美人,其實美人自然也喜歡俏郎君的,君不見,朱璃、楊再興、陳珙、荊銘等人,和人家嚴可姝小娘子,相處了那么久,都不見人家小娘子這么奔放過。

    而尉遲槿一出現,羞怯的小娘子,立刻就變成了殷勤、開朗的小蜜蜂,春天,似乎不遠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夫人虐渣要趁早〕〔男主,你的小青梅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劍骨〕〔神醫狂妻:國師大〕〔先婚后寵:總裁大〕〔蜜寵999次,總裁大〕〔三國之我是袁術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九星毒奶
  sitemap
美女真人游戏